中国百姓新闻—服务百姓 关注民生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社会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 详细内容

男子开宠物殡仪馆月入8千 常深夜带捡尸袋开车出门

2018/5/16 11:50:07 来源:封面新闻 点击: 评论:(0)

导言:《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规定,兴办动物和动物产品无害化处理场所,应当向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兽医主管部门提出申请,并附具相关材料。但对于杨宇们而言,能顺利办下这样的资质,可能性微乎其微。

杨宇细心地给宠物喷上消毒水。摄影邹乐

宠物火化在现今不少人看来还是一件稀奇事,动物去世后,“到山上挖个深坑埋了”或“找宠物医院帮忙处理”,是更多人的选择,而这样的职业目前还游走在政策的灰色地带,从事这项工作的人不多。近日,记者费尽周折采访到了主城一名开宠物殡仪馆的男子,探寻到了他月入8000元的幕后。

让宠物以体面方式离开

在重庆主城某盘山公路上转了很久,周敏终于到了传说中小动物的归宿地——宠物殡仪馆门口。卷帘门几乎拉到底,像是没开门的样子,路边行人很少,荒凉,和她此时的心境一样。周敏小心翼翼地从车里抱出自己心爱的兔子,就在这一天早上,它的体温还是热的。

拨通了电话,杨宇从卷帘门里缓缓走出,冲她招手示意。“进来吧。”他说。杨宇的身后,是一间不大的屋子,左边桌上放着大大小小的骨灰罐,右边桌子铺着白色布面,上面空无一物。

“可以把它放上来了。”杨宇示意周敏,让她把怀里的“东西”放到右边桌上。此时,距离那只兔子的逝去时间已过去六七个小时,它的肢体已完全僵硬,周敏把它取出放到桌上后,眼泪在一瞬间夺眶而出。

杨宇没有说话,默默戴上口罩,给兔子全身各处一一喷上消毒液。随后,他拿出小梳子把兔子的毛轻轻梳理一翻,以整理它的“遗容”。周敏站在一旁,默默祈祷。

“你养得很好,很干净,整理得也比较快。现在还有什么要跟它说的吗?”杨宇问道。“没有了,我就是觉得对不起它。”周敏叹了一口气,眼睛朝向屋外。“那我们还是做个告别仪式吧。”杨宇建议道。得到肯定回答后,他从屋子下方拿出几束塑料花,围在兔子身旁,一个小小的祭坛完成了。

周围很安静,周敏看着这只曾给自己带来无限欢乐的爱宠,内心五味杂陈。“好了,送它走吧。”“嗯,确定了么?还有没有别的东西要一起火化的呢?”杨宇问道,周敏摇摇头,独自走出了屋里。杨宇举起相机,帮宠物主人留下最后的纪念。

房间的后面,放着一个黑色的铁质火化炉,杨宇扭动开关,把兔子送了进去。大约一个小时后,它变成一小捧骨灰,与现在浑身雪白的样子彻底告别。

这是杨宇迄今为止火化的一千多只宠物之一。周敏和他接触的大多数客户一样,不太说话,沉浸在悲伤之中,火化时他们不敢面对。

“如果客户的情绪稍好一点,我们会和他们聊一些养宠物的经验,但要注意话不能太多,有时也会适时劝他们,不要过多沉浸其中。”杨宇说道。

彪形大汉抹了把泪:要不,你下一次再来

在这间小小的宠物殡仪馆里,杨宇火化过各种各样的宠物,大至130多斤重的美国巨型犬,小至乌龟、小鸟、仓鼠……但最多的,还是猫、狗,大约占了80%。宠物的主人不一定会亲自到现场来,更多的时候,杨宇是在深夜接到电话,随后带上捡尸袋,开车出门。

对于宠物的主人,其倾注的感情不一定会比一个家庭成员少,它们是玩伴,有时却更像亲人。所以离别,显得尤为伤感。

杨宇曾接到一名大学女生的单子,她喂养了4年的狗狗不幸摔死了。当杨宇把狗狗的骨灰送过去时,那名女生嚎啕大哭,精神几乎完全崩溃,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只能靠人搀扶着。因为心里太过难受,那女生请了半个月的假回家休养。

“我后来跟她聊天,想安慰一下她,她问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度过的呢,自己感觉就像家里的亲人走了一样。我告诉她,这种时候,要尽量避免一个人独处,当你闲下来时,就会一直不停地想,因此最好的办法是,多和朋友在一起,努力转移注意力。”杨宇说。

面对宠物的离开,会伤心大哭的不只是小女生。杨宇曾遇到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他的苏格兰牧羊犬从3个月大养起,一直养到了14岁,身体已经非常不好,大汉看着它每天难受的样子有些不忍心,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考虑,终于决定把它送到宠物医院做安乐死,叫上杨宇去收。

狗狗被送进医院大门时,它每走上两三步就会停下来,再回过头看看主人,似乎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这个汉子瞬间哭出了声。随后,他把眼泪一抹,充满歉疚地跟旁边的杨宇商量,“要不,过几天你再来?”再次接到大汉电话是大约40天后,这一次,狗狗已经快不行了,那大汉再也无法挽留。

杨宇接到的年纪最大的狗狗是20岁左右,由一对教师夫妇抚养的。老两口说,狗狗是学生送的礼物,他们一直当作亲人对待,狗狗在世时,给他们家带来了很多欢乐。可是,它年龄大了,几天不吃不喝,终于这一天还是到来了。杨宇从去接到狗狗的时候起,一直到火化结束,长达4个多小时的时间里,老两口一路陪同,依依不舍,眼泪没有断过。作为一个旁观者,杨宇也为之动容,忍不住噙泪。

宠物火化接受度率低职业仍处灰色地带

开一家宠物殡仪馆,是合作伙伴刘波提出的项目,因为身处生物医药行业的他看到了如今越来越巨大的宠物市场。刘波负责项目推进,杨宇负责实际火化过程。在此之前,杨宇是一名机械装备厂工人。

作为一个新兴行业,宠物火化目前的认知度还远远不够,这是他们开宠物殡仪馆面临的一大难题。

“一般人家里宠物过世以后,常常就扔在垃圾堆里、或者就近掩埋。而事实上,很多地方是不允许掩埋的。”杨宇介绍,在曾经遇到的客户中,就有人是因为被物管发现,从小区的绿化带中把宠物挖出来送去火化。

杨宇所在的重庆一个宠物聊天群里,不少人听说宠物去世还需要火化时都持怀疑态度,“猫猫狗狗也需要火化?”对于更多人来说,“到山上挖个深坑埋了”“找宠物医院帮忙处理”,是最常见的做法。

有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宠物数量已达到2.5亿只。如此庞大的宠物数量,在“身后事”的处理上,目前却并没有明确规范,处于无人管理的灰色地带。

知情人士表示,一些人随意掩埋宠物的尸体,既会给人类传播多种疾病,还容易造成水源等环境污染。一些宠物医院充当中介处理宠物尸体,既没有相关规范的处置设备,而且处置过程也不规范,然而一些宠物墓地,则缺少相关资质。

《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规定,兴办动物和动物产品无害化处理场所,应当向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兽医主管部门提出申请,并附具相关材料。但对于杨宇们而言,能顺利办下这样的资质,可能性微乎其微。

“我们想去注册动物无害化处理,但咨询了工商部门,说还没有这个项目。之前湖南有一家注册成功的,但没过多久也倒闭了。”刘波说,据他了解,重庆目前这样的机构只有两三家,但都没有拿到火化证。

目前,火化一只宠物,他们的收费是480元起,之后按体重范围适量增加费用。一个月算下来,除去成本,收入大概在七八千元。

有人对宠物入殓师持质疑态度,称“不过是披着感情的外衣打商业牌”。对此,杨宇无奈地说,“我相信老人说的一句话,我们做的是积德的事,来给动物火化的人也都是有爱心和责任心的人。希望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对动物火化的接受度也更高一些。

(原标题:男子开宠物殡仪馆月入8千 成灵魂摆渡人)

分享到: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责任编辑:乔姗]

免责声明:

※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百姓生活网华南新闻:020-34333137 邮箱:gdccwqtv@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网客评论
您的IP:
您的称呼: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20-34333079 监督电话:020-34333002 监督邮箱:gdccwqtv@126.com 本网站所转载信息,不代表百姓生活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736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3651
ICP备案号:京ICP备11045562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08265|视听制作许可:(京)字第1736号